給爺爺的一封信:從體育到食品,很感謝可以追隨著你的腳步

水根肉乾 於 2018/08/07發表於 阿信哥專欄

 親愛的爺爺~

今天是2018年的父親節的前夕,也代表回家已經有7年的時間。這7年來學習到很多,也犯了許多錯,過程中得到許多鼓勵,我也開始學會如何承擔責任當一位,老闆。很感謝爺爺你曾經給予我的叮嚀與教誨,雖然過程嚴厲,但我很清楚這是為了傳承必須面對的功課。

你常常說:『做吃的就是要盡可能回歸食物原始的本質

這句話你無時無刻的提醒我,也希望我警惕在心,不要忘記初衷。

小時候,常常看你忙進忙出,也常常看你製作肉乾時,現場糾正學徒手作肉乾每一道工序。我總是問,機器做就好為何都要手工製作?

你告訴我:『這是你堅持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,就是要這樣才能做出不一樣的肉乾』你的眼神散發出一種堅定與自信的感覺。


只是當時的我,很不懂!甚至覺得把很多時間浪費在工序上很不符合生產。也因為我完全無法認同,所以一路上我選擇最愛的體育,甚至沒有任何意願想回來延續的想法,我想你應該很失望,雖然你的反彈很大,但你還是默默地支持我的選擇。


大三那年,是我在體育路上最顛峰的時刻,那場比賽也是你第一次在現場為我加油,而我因為自己的疏忽在激烈的比賽中十字韌帶應聲斷掉,當下的我心中的難過已經超越了我腳上的疼痛,因為不甘願所以我很沈默,把所有委屈都往自己身上吸收,但你並沒有質疑我這10多年來的努力,反而一直鼓勵我去面對這人生該有的困境,告訴這是人生的其中一環考驗,去突破它。

年輕的我並不懂你所給的這一切疼愛,反而覺得你講得輕鬆。而我學程畢業後卻是選擇一個人在外地工作,就是不想回家面對這一切。直到有天奶奶告訴我你身體的狀況時,我才回到了家裡。

 從0開始,接受不聰明的事

一切從0開始,但內心還處於反彈的我,默默去面對每天覺得繁雜的工作,內心一樣處在手工製作與生產這兩件事拉扯。身體不如從前的你已經無法指導我怎麼做肉乾,有一晚陪著你看電視時,你用著沙啞的聲音跟我說:『有些不聰明的事還是要有人去做,把這些東西留下來是很不容易的,因為這是文化,有一天你會體會到這一切得來不易,而且你可以教導更多人這樣的態度,你要加油去體會它!!』


 聽完我心中覺得有點異想天開,但這句話有激勵到我,雖然我沒有表述,但其實我都有深深的去體會你所說的一切,慢慢的我也開始瞭解,因為你所堅持的手工古法讓水根肉乾如此與眾不同,也體會到那種對文化保護、對事物嚴謹的態度,把這一切精神貫注在製作的肉乾上。


直到,有天......你倒下了!

當下的我思緒滿複雜的,我開始去思考從體育到做食品這一路上你所教導我的事,雖然你始終不是一個讓人好相處的爺爺,但你一直支持著我,在我最落寞的時候給予鼓勵去面對困境,不論任何事你都是讓我去體會,讓我去感受你想教我的事,或許你知道我本來就是一個叛逆的小孩,所以才會用這對抗性最高的方式來教育我。

那天,我站在你的床邊,我不清楚你是否有聽見我的聲音,我手摸著你的額頭許下了承諾:我會把你的理念讓大家知道,把這文化保留傳承下去,扛下這一切把同仁照顧好,我更會讓水根肉乾完成你百年的夢想。

 我永遠記得,我也會把你的理念傳遞出去

這幾年,公司很穩定,持續在發展,大家對於這間公司的向心力更高,因為所有人都很清楚你的理念,也很認同。我們由網路告訴了許多人我們不聰明的事,得到許多迴響,也建立了許多喜歡水根肉乾的粉絲,這一切我都想感謝你,因為這都是由你出發才有今天這一切的成果。


有一次節目採訪時,記者問我,你對於做肉乾是什麼感覺?

我說:對我來說,做肉乾就是延續爺爺的夢想,把留下來的技藝傳承下去,邁向百年。

謝謝你,在天上的你也請你放心,因為這句話永遠刻在我心裡~~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父親節快樂~~ 孫 信翰